卡图卢桐

“世界由我们对虚空的爱所创造。”

【原创】您这是陷入了不可知论的漩涡 02

瞎写的玩意,很多硬伤。

不定期更新。


01见:我成为这伟大的,闪耀着全人类智慧光芒的学术水塘里的一条水草,是的, 他们这样贬低我,甚至不惜为我添上一层细胞壁,但这有什么不好呢?


02

然而S老师显然不是一个会轻言放弃的人,和他制定自己的运动计划或者“健康饮食”日历时不同,当S老师与我陷入一场又一场并不愉悦的争辩的时候,S老师非常严苛地贯彻着“上食埃土,下及黄泉”的人生策略,属于即使我屈服于其智慧的光芒(或者我们另行称之为“下班时间”)之下,发自内心的表达对其的赞同与敬仰时,也要不依不饶地将我绕回我最初的观点上,然后在重新想一条不同的思路来驳斥我。我想说这是一种至高无上...

2 3

【Star Wars】Till the End of Time (02.19更2)

*蕾伊,无名之辈

*一位欧文…不,天行者的死亡

此前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原力英灵是否具有触觉?他知道他们能感受到原力,但是如果一个尖耳朵英灵用他的英灵木棍戳你的小腿,那是否像在现实中一样疼?

现在他知道了。

和现实中、物质的那种感觉不一样。但还是很疼。

死后世界和现实的界限对绝地来说更模糊一点,尤其是对卢克·天行者,基于离开塔图因之后,一度相伴他的是来自原力的阴间的英灵。他一直有一种感觉,哪怕是在他生命力最旺盛的时候也无所改变,他有一部分属于或终将属于那个世界。这不是说他向往死亡,而是强调他与之的联系,他一度觉得在岛上的几年里和原力阴间也没什么区别了,但知道他真正来着这...

5

【SW】The Phantom of Massive Lethal Weapon (OK&Hux)

原作:星球大战(侠盗一号、原力觉醒、最后的绝地)

配对:克伦尼克·奥森 & 阿米蒂奇·赫克斯  (非西皮向)(不说友情向是写OK和Hux好朋友也太他妈惊悚了)(我就自我放飞下);有一点垃圾船暗示和一些盖伦/奥森。

分级:G

作者:@卡图卢桐

警告:我,没救。

他得造点什么。

这个想法在某个早上闯进了赫克斯将军的脑袋里,并且再也没有离开过。但他很快觉得这很有道理,不管抵抗组织那边是怎么回事,作为一个有脑子的军事领导者,他十分确定第一秩序的通知手段决不是凯洛·伦,他们需要点正经的武器(这不是说十字...

12

【Star Wars】Till the End of Time (01.15更1)

原作:星球大战(全系列)

配对:自由心证 *除安纳金·天行者/欧比旺·肯诺比(斜线有意义),Skysolo(双向),和REYLO(西皮向)

本·索罗的名字和欧比旺的关系都是我瞎扯的】

【存在一定程度(百分百)的胡扯,作者角色滤镜两万里厚。存在为卢克·天行者行为找借口的可能。】

【全他妈的是私货】


卢克盯着那道伤疤,想说,你是莱亚·奥加纳和韩·索罗的孩子,你的名字叫做本·索罗,承袭自一位伟大、勇敢的绝地大师,欧比旺·本·肯诺比。他盯着光剑的红色光...

7 14

2017年终总结

今年好歹写了十万,虽然六月之后基本没产出,不过用前半年的产出假装做了年度总结,嘻嘻。希望大家明年继续一起搞奇怪的东西。 


January 【驱魔人,恶魔/马库斯】

神父突然发问,“你还好么?马库斯,你冷得要命。”

驱魔人回答他的时候蓝眼睛里带着朦胧的光,“也许有一场雪,四十一年来在我灵魂里。”他笑着好像在念一句诗,于是年轻的男人回应了他一个诗歌式的微笑。但他不知道为什么,马库斯突然拿起了他的十字架,带上了那顶宽檐呢帽,走进了那洁白的雪花纷纷掉落的黑暗里。

他仍旧觉得寒冷,却突然厌倦起旁人躯体的温暖。他知道这场雪在他的灵魂里四十一年来从未有哪一刻停下,也将无休无止到那恶魔的...

1 11

2017年中文(含译文)读书报告

*并没有英文读书报告,英文根本无有读什么,倒是可以搞一个期刊论文报告(谁他妈的要看哪个啊!

*或者fanfic就sci-fi报告(也没有人要看吧!

回京爬上豆瓣看了眼自己今年都干了什么。

到年底估计都在搞ddl,三篇essay加年底写几篇枪手稿赚钱,希望能活到明年——


36本总计(不是的话都是我不会数数的错(其实会数数(?

我读书也还算快了。

贵豆瓣动辄100本吓飞我。


***

(稍微分下类吧虽然也不知道这个分类是按照什么标准以及有什么屁用)

1. 黑塞[德]

1.《人生之歌》

2.《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

3.《堤契诺之歌》

阅读顺序如上,豆瓣阅读打

7 38

【原创】您这是陷入了不可知论的漩涡 01

很久之前写的一个小玩意,只有开头,不过算是写得蛮开心的吧(虽然一共没几个字),打算搞一个连载,如果有人看就更好了!

——大概很久都没写过原创的桐


【警告】:以下内容皆为虚构,存在大量知识硬伤。


您这是陷入了不可知论的漩涡 01


但是我希望您知道,虽然未知世界令人恐惧,但也正是这些无限可能与变幻才令我们的生活充满希望, 也许如您担心的,我们的生活并不存在,但我还是希望下一次您想到未知世界的时候,可以联想到大海的浩瀚,星空的璀璨,而不是可怖的巨浪与令人生畏的黑暗。

——题记


“所以,您是怎么知道自己是真实存在的呢?我是说,这没法证明,不是么?”

当我在思考把...

8 9

清雪东飞日暮长

十一月的最后一天,伦敦下了第一场雪,具体说来是从大概上午十一点过几分开始。我走在室外,一开始雪花飘落,我全然没意识到是真的下雪了,加上和教授的见面将迟,所以整个人陷入一片慌乱。但很快,雪大了起来,漫天飘飞,我一路狂奔,却竟也生出几分翛然诗意来。

最近一直状态很差,上个周六晚上大概哭了两个小时,尚意犹未尽,好在没人任我发泄,故而听了下来。说起来好笑,很久没有这种哭了两个小时,还想要继续哭下去的状况了。总而言之,大抵是挫败、焦虑以及抑郁都被交结在了一起,加之我讲英文的人格要积极讨喜一点(我也有意保持如此),所以最终导致情绪崩溃。

说起来也好笑,并没有什么值得崩溃的事情,无非是小论文得分不甚好,...

9 14

【漫长的告别】酱煮鱼(马洛/特里,坑,有人想看评论,会填)

原作:雷蒙德·钱德勒小说《漫长的告别》

配对:菲利普·马洛/特里·伦诺克斯(西斯科·迈奥拉诺斯)

作者:Catullus

分级:R

提示:极冷预警!

**这篇真的会写完,真的。


琴蕾是一个糟糕的入侵者,就像那张有伤疤的脸和白发长驱直入地占据了他的表层记忆并打算在那里长期安居下来一样,琴蕾对他的味蕾也有同样的计划。马洛怀疑过一阵他走进一间酒馆,会变成那种小声和酒保或是坐在身边的哪个醉汉抱怨“这里的人都不会调酒,他们所谓的琴蕾不过是柠檬汁加上杜松子酒,然后放上一些糖,也许几滴苦味液。真正的琴蕾是一半松子酒一半玫瑰牌酸橙汁,其他...

5 18

【Flesh and Bone】你眼睛的蓝光已在此夜熄灭(Paul Grayson中心,!坑)

原作:Flesh and Bone

配对:Paul Grayson中心(涉及Paul/ Eduardo,Rich boyfriend/ Paul,OMC/ Paul)

提示:一些凌乱的小片段穿插到一起,关于Paul的过去与现在,虽然我非常怀疑他是不是还有未来, 但也许一点点未来。我爱渊太,这篇送给她(不然这么难写的原作和CP谁要动手啦!哭喊!)

爱德华多觉得,在对保罗了解甚少的那群人里,这男人身上那种奇异的吸引力便显得十分明显。然而一旦你进入了他的舞团,或者多少和他有一些交际之后,这种吸引就像黎明时分的萤火虫一样,光芒消散,只剩下对他令人难以忍受级别的无限低估。但不管保罗怎么定...

6 2
 
1 / 9

© 卡图卢桐 | Powered by LOFTER